首页 | 关于商报 | 新闻中心 | 观察 | 商业聚焦 | 商业天地 | 商业纵横 | 行业动态
站内搜索:  
  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商业调查 >> 蓟县退休员工好心帮忙反遭恶意诉讼
蓟县退休员工好心帮忙反遭恶意诉讼
http://www.cubm.com.cn/ 商业调查  2013年6月3日

■文/方哲
  一份含糊不请的口头协议,令热心肠的王老伯陷入了这场无休止的诉讼中……
  近年七旬的王老伯(全名王继正),是天津蓟县的水务局一名退休员工,因从事了多年的道桥建设工作,退休在家安度晚年的他,总是会被一些慕名而来(请王老伯帮忙联系工程)的人,打扰了他的晚年生活。本县人贾志江就是其中的一位。
  2006年,贾志江得知王老伯退休后,便到处托人请王老伯为其联系承揽工程,并承诺给中介费,因王老伯对其不了解,便予以婉拒。但不死心的贾志江,又找来了一些与王老伯相识的老同志为其当说客。
  “他不断找人来说情,令我意想不到的是,后来贾志江又托了一些老同志为其讲情,如果再拒绝又伤了一些老同志的面子,我只好无奈地答应了。”王老伯介绍说。
  但正由于当初王老伯顾忌了老同志的面子,却给他的晚年生活留下了这场诉讼的阴影。“早知道会有今天的恶意诉讼,我谁的面子都不给,真后悔呀!”王老伯满脸无奈地道。
  同年,王老伯通过多方沟通协调下,终于在北京如了贾志江及其合伙人陈训清的愿——中标北京房山区108国道和六石路改建工程。
  中标后,签订合同时须提供资质原件,但贾陈二人挂靠公司河北隧道工程公司拒绝提供,是因为贾陈二人曾不讲诚信,拖欠该公司管理费。贾陈二人无助之下,再次请王老伯出面协调,但该公司提出只允许王老伯本人使用公司资质,如果是贾陈二人则不行。
  为了借用资质,顺利签订这个大单,于是贾陈二人请求王老伯入股合伙。
  “因家中老伴有病且本人身体也不好,我表示不能入伙。后来他们二人又承诺,我平时不用去现场,只需呆在家中协调一下甲方关系,帮助要工程款即可,被逼无奈我才同意入伙。”王老伯说。
  拿到河北隧道工程公司出具资质和委托后,三人商量决定工程由贾全面负责,一切开支均由贾签字后才能下账,陈负责组织现场施工。除工程利润三人均分外,另承诺给王老伯工程中介费50万元。
  其中,工程的前期投入由三人平摊,每人20万元,于2006年11月进场。进场后,王老伯再出资15万元与5万元的施工设备。
  然而,就在北京房山区108国道和六石路改建工程施工期间,由于贾陈二人私下在河北涉县又联系了一段隧道工程,于2007年5月底在未告知任何人情况下,连夜撤走工地的全部施工人员和所有工程设备,并带走了全部工程款和前期投资款。
  “我当时听这个消息都懵了,所有的钱都在他们手里。光他们带走的资金和设备就有我向甲方申请的工程款150万元,以及我出资的35万元和5万元的施工设备。”王老伯说。
  事后,王老伯多次联系贾陈二人,要求见面对工程进行清算,但都有没回音。
  后因王老伯老伴癌症手术治疗,长期需要人照顾,于是工程清算之事,他也就没时间顾及了。
  可令王老伯意想不到的是,2011年,贾陈二人以所谓的口头协议为据,被合伙人之一的陈训清一纸诉状至蓟县法院,要求王老伯退回其投资41.2万元。
  王老伯气愤道,“这真是比窦娥还冤,钱都在他们(贾陈二人)手里拿着,我一直再找他们清算,结果他们还反编出了一个什么口头协议,让我退回他们的投资。真是没天理了。”
  王老伯称,这是一场彻头彻尾,恶意串通的恶意诉讼。
  只到在后来的庭审中,王老伯才见到那份口头协议“真面目”,是由当时的会计张振江在2007年8月6日,在帐本上记录的两行字:王贾陈三人协商散伙,贾陈退出,所有工程的债权债务由王继正接收,贾陈二人投资由王继正负债返还。
  “不知道他们(贾陈二人)是怎么编出的口头协议,从他们2007年5月底逃跑后,就一直没有见到过他们,存何而来的这份两个多月之后的口头协商呢?”王老伯介绍说。
  除此之外,这份所谓的口头协议在法律人士来看,亦是漏洞颇多。
  天津君利律师事务所蒋宏建主任表示,“先不讲该散伙协议真伪,仅从其内容来看,这是一份权利与义务对等的协议。返还投资的前提是由王继正承继工程的所有债权债务,否则王没有义务返还贾陈二人的投资。问题是该散伙协议并未确认到底有多少的债权与债务是由王承担,反而三人合伙的全部帐面资金和施工设备及材料被贾陈二人带走了。”
  另外,在口头协议的那页帐纸上还显示,截止2007年08月05日,帐面资金余额为42.22万元。
  “如果说我和他们达成这份口头协议,那么他们得把这42万多元的资金,交给我吧。可事实是,帐上资金和38万多元的设备材料全部被他们带走了,带不动的也被卖掉了。”王老伯介绍说。
  庭审时,王老伯一直要求原告陈训清、合伙人贾志江以及直接证人张振江上庭当场质证,以及请法院出面对三人合伙期间的工程财务进行清算的请求,均被拒绝。
  有意思的是,在2011年3月份开庭审理前的2月12日,提前传唤了直接证人张振江到法院做询问笔录。
  而另两位间接证人王贵、张西印同样未出席庭审质证,则是各提供了一份由蓟州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。“他们是不敢跟我当庭对证的,因为他们心里有鬼,怕露了馅。我从来未跟他们协商过什么口头协议。”王老伯说。
  据2011津蓟证字第86号公证书内容显示(由于两份公证书除姓名出生年月不同,其它内容均一致),兹证明王贵(男,一九四六年三月十日出生)于二0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来到我处,在我的面前,在前面的《证明》上签名。公证员宋晓龙。
  蒋宏建主任认为,从两份公证书公证的内容来看,其对证明的内容是不具备法律公证效力的,因为公证员只是见证了有关人员在证明上面签名而已,对证明的内容并未进行公证。
  “据最高法司法解释,证人无正当理由不出庭作证,回避庭审质证,其证人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。”蒋宏建主任表示。
  据了解,张振江、贾志江、王贵为蓟县本地人,唯一的外地人张西印也随其女儿(已嫁至蓟县)长期居住蓟县。可见,上述证人均具备出席庭审质证的条件。
  但令人遗憾的是,在上述证人不出庭以及口头协议真伪存在分岐的情况下,一审法院支持了口头协议的诉讼请求,王老伯被判还返陈训清41.2万元的投资款。
  对此判决王老伯表示了极大愤慨,“太不讲理了!只采用了贾陈二人口头证据,而我所陈述事实均得不到认定的情况下,强判我返还陈训清投资款41.2万元。”
  随后,王老后不服一审判决,上诉至天津第一中级人民法院(下简称,一中院),并再次提交了全部的证据,要求对陈训清提供的口头协进行司法鉴定。
  一中院以证据不是新证据为由,不予采信;对口头协议鉴定请求以不符合法律程序为由予以拒绝,维持了一审原判。
  “我真相大白的机会再一次地失去了,我这个好心帮忙的人,最后怎么就成了‘受害人’呀!”王老伯无助道。
  目前,王老伯已经向天津高院提起上诉。但同时,另一位合伙人贾志江,看到了陈训清的“胜利”后,迫不急待地加入到对王老伯的诉讼之中,并向蓟县法院提出了由王老伯返还其投资款96.5万元的诉讼。
    
查看相关评论 〗   〖 关闭本页 〗  

· 固收投资能力获权威机构认可 “颁奖季”国投瑞银收获4项大奖
· 国投瑞银基金会客室:邀申万宏源证券首席,聚焦下半年投资机会
· 当生活艺术遇到财经智慧——《生活家》引领生活服务的创新升级
· 海外市场继续剧震
· 全球市场巨震加剧经济金融不确定性 美欧日酝酿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
· 专家:“保6”目标无须下调 因为完全有可能实现
· 书旗小说上架《冰与火之歌》前传《血与火》 限时五折抢读坦格利安家族史
· 流动性佳 华夏AI智能ETF领跑智能投资板块
· 抢占科技股赛道先机 中邮科技创新基金即将发售
· 5G+AI+芯片 华夏科技ETF“铁三角”强势出击
· A股市场反弹 把握长期绩优基仍是较好选择
· A股调整带来建仓良机 中邮科技创新基金将跑步入场
· 绩优基金经理蔡向阳再掌新基 华夏翔阳2月17日开售
· 一指揽尽湾区龙头 华夏大湾区ETF投资价值凸显
· 新能源车吹响号角 搭乘华夏新汽车ETF便捷上车
· 一键投资25只优质芯片股 科技类ETF再添重磅工具
· 新能源汽车或成2020投资主线 华夏新汽车ETF重磅发行
· 苏宁联合爱心企业再向武汉医院捐赠60万双医用手套
· 公募“绩优生”不偏科 新华基金权益、固收业绩双优
· 华夏基金与锐联建立独家合作 打造Smart Beta投资新标杆
友情链接









CopyRight 2005 CHINA UNITED BUSINESS
免责声明:本站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,风险自负。